【第二章】烧杀沧菊 书简介 首页

【第二章】烧杀沧菊

  酝酿了许久的雨终于下了起来,淅淅沥沥的,听的人心头发闷。  沧菊等凤夜栩走了之后才偷偷进了侧殿,里面没有点灯昏昏暗暗的。她看到洛汐时眼眶一酸,连忙去扶她。  “夫人,你怎么样了?仙君怎么可以这样对你?”  洛汐浑身发冷,哆嗦着拢了拢单薄的衣裳,被搀扶着站了起来。默不作声地走出了侧殿,一步一步走进雨里。  沧菊追了出去,看到了洛汐黯淡的眼神,吓得哭了起来:“夫人,你不要不说话,你别吓奴婢……”  洛汐长长的睫毛颤了颤,像受惊的蝴蝶一般,她抬眸看着沧菊:“我不想让人看到这么狼狈的模样,你不要管我了。”  声音很虚弱,甚至带了一丝乞求。  沧菊还没来得及劝慰,就看到洛汐直挺挺地倒在了雨水里,浅蓝色的衣裳顿时染满了泥污。  “夫人!夫人!”沧菊连忙跪了下来,正是仓惶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片紫色衣袂,急忙抬头,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:“东流大人,求求你救救我家夫人!”  东流二话不说就把人打横抱起,他不过是不放心所以特意来看看,没想到看到了这样的一幕。  “洛汐怎么了?”  “都是仙君他……”沧菊呜咽着跟上,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出来。  洛汐在木槿院醒来已经是两天之后了,入目就是凤夜栩俊逸的脸。她还来不及掩盖心底的一丁点儿的惊喜,就被他打落谷底。  “洛汐,你还真是朝三暮四,我低估你的实力了。” 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洛汐眼里有些茫然。  凤夜栩居高临下地审视着洛汐:“你和东流那点儿破事已经弄得人尽皆知了,亏你还能装出一副清纯的模样。”  “实际上是人尽可夫吧?”他轻笑了一声,那薄凉的笑意却不达眼底。  “你不要胡说八道。”洛汐的手慢慢撺紧被子,心里的屈辱感一阵一阵的翻腾着。  这是凤夜栩第二次踏足木槿院,第一次是大婚之夜,警告她不要痴心妄想。第二次,一开口就指责她人尽可夫。  “你那个侍女实在是不安分,这叫什么?上梁不正下梁歪?”凤夜栩饶有兴趣地欣赏着洛汐的脸色:“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?”  “在哪里?”洛汐下意识地追问,心里弥漫着一股强烈的不安。  “焚骨炉。”  洛汐瞳孔猛的一缩,难以置信地看着凤夜栩,大声咆哮:“你简直是禽兽!你恨我就杀了我啊!为什么要牵扯无辜!”  “你疯了吗?”凤夜栩愣了愣,有些不满洛汐的态度:“不过是一个侍女而已。”  洛汐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有过那么失态的时候。  焚骨炉是什么地方?凤凰宫的炼狱!  可怕的是,凤夜栩却可以轻描淡写地将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推向炼狱。  “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冷血无情吗?”洛汐失望地开口,连鞋都没有穿就跑出了房间,向着地牢那边跑去。  大雨摧残后的落花残叶,凋零的别样的凄美。梨花开败是迟早的事情,只不过今年格外的早。  焚骨炉围聚了不少护卫,火光滔天的炉子里时不时传来的惨叫声,他们却神情漠然。  “你们让开!”洛汐冲了过去,居然想要冲过去打开炉门,手触碰到炉壁灼热疼得钻心。  “夫人,请你离开,不要让我们为难。”一个护卫妄图阻止无异于自残的洛汐,没有半点尊重。  凤凰宫的人都会看眼色的很,不受宠的洛汐哪怕是凤夜栩的正室,他们也不放在眼里——只有一个沧菊,对她存着善意。  洛汐抬眸冷笑了一声,仿佛已经感觉不到疼了,打开了炉门,被烈火灼得有些睁不开眼睛。却执意要进去。  “够了!”凤夜栩及时赶到,挥袖熄灭了炉火,心里有些闷闷的,质问洛汐:“你是在自寻死路吗?”  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?”洛汐顿了顿,声音冷冷:“反正在你眼里,除了明兰的命,其他人的死活都是不足轻重的。”  洛汐说完就走进了焚骨炉,依旧存在的强大热气刺痛了眼睛,她觉得视线有些模糊。  “沧菊?”洛汐看到了炉中间那个一动不动的人影,脚步仿佛有千斤重。  沧菊已经死了。  萦绕在鼻尖的肉味让洛汐的胃有些抽搐,她忍不住扶住炉壁干呕起来。  洛汐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,她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过自己的无能——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,却只能受着!

点击右方【+关注】按钮,下次阅读更便捷

+ 关注

为方便您下次阅读,请关注下方官方微信号

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

公众号菜单栏【最近阅读】内有您正在看的这本书

公众号内上万部精品小说任您选

首页

目录  共 正序 

A-A+

  1. 为辛苦的作者大大打call~
  • 188书币
  • 588书币
  • 1000书币
  • 5000书币
  • 10000书币
  • 其他金额书币

余额:0书币  0书豆

充值